『念念』–心之呢喃
感歎, 2018年01月11日, Thursday, 陰, 評論:0篇, 評分:0分, 觀看:25次
– 揚起思念的帆,離開執念的岸,航向想念的未來 –
這是我上周日看完張艾嘉導演2015年作品《念念》的想法。
這個故事主軸,套用片中演員李心潔的話就是:『勇敢面對,遺憾也能變成人生的出口』;而張艾嘉導演訪談時則談到《動人的真實情感》
故事在三位主角身上展開:育美(梁洛施飾)、阿翔(張孝全飾)與育男(柯宇綸飾)
育美的母親帶著小時候的她逃離綠島;到台北之後,母親懷了情人的孩子卻難產而亡。這讓育美一直有被拋棄的疑問與痛苦。
阿翔,育美的男友。他與擔任遠洋船員的父親有個拳擊約定,讓他發瘋似地固執於拳手生涯。
育男,育美的哥哥。面對母親與妹妹的離去和父親的傷痛、憤怒與期許,他選擇縮小自己、逃避自己,照著父親的期許成長。父親離世後,依舊選擇逃避探訪母親與小妹的消息。
這三個人的共通點都是活在過去的執念裡,並多少程度地受其折磨。行筆的當下,我想起李心潔的話。
執念的確有其負面影響,可是在育美與阿翔的故事中,也能感受到這份「執念」在支撐著他們。他們如同處在蛋殼中,困乏不得動彈,卻也依靠其中的養分成長,等待一個契機到來,他們終將走向下一個階段。
在這裡,我要特別提到「育男」這個角色:不同於前兩者豐富的戲劇元素,育男被賦予更接近平凡人的人生;但全劇最夢幻的場景卻發生在他身上。
故事裡,育男帶有母親的浪漫因子,但又理智而穩重;他的執念有部分甚至是自己編織出來的。他是在地導遊,對人彬彬有禮,卻經常面無表情,與人保持距離。這樣的他只有喝醉時在夢中化身為他人,才能盡情地解放自己的浪漫因子;在第一層瘋狂的夢境後,經歷了解構與釋放,他的第二層夢境,終於面對了自己的真心:他始終明白母親對兩個孩子的愛是相同的、沒有偏頗的。
如同張艾嘉導演所言:這是一個念與念轉換的故事。
這裡提出一個我個人特別有感觸的地方,這也是寫觀後感最有收穫的地方:
為什麼比育美、阿翔更早走出執念的育男,始終沒去尋找母親與小妹?換個角度說,為什麼走出陰影後的育美,始終沒去尋找很有可能待在綠島的哥哥?
我剛開始覺得這就是對劇情電影結局的塑造;但經過更多的思考與代入,我卻覺得這是呼應張導那句『動人的真實情感』。在電影藝術裡,往往一個核心要件被滿足後,之前埋下的伏筆就能一一被解開;在育美與阿翔的故事線裡,就是如此。但那真實嗎?
重新解讀電影的最後一幕:或許育男與育美走出了過去的執念,但長久下來的,也許是習慣,也許是擔心,也許是更深層的恨與愛,也許是心靈平靜後產生的倦怠感,也許是…工作忙碌或家庭忙碌?真實的世界本來就很少『0』與『1』的選擇不是嗎。
回顧劇末育男與育美的相視而笑,我覺得這兩人遲早都會相遇,只是張導將這時間提前,為電影劃下美好句點。
推薦這部電影嗎?當然!
訪客評論(0) | 推薦給朋友 | 列印本頁 | 關閉目前視窗 | 我要抱怨/申訴/檢舉此會員